心静自然凉凉(接稿)

脑洞开的多,写文不咋地,永远在挖坑

【马尔科中心】小鸟今天在谁家

一定要看的前言:

是和多歧亡羊老师的赌文(怕打扰老师,所以就在文前提一下不艾特了)

这是个坑,你没有看错,这确实是个坑,只写了一章,后面完全没想好该怎么写,一开始就是想写可爱小鸟,其他的全都没管,于是,坑挖好了,但是没准备填(嗯,自我肯定的点头)

因为字数太多,所以分成了一小段一小段,或许能够缓解一下观看疲劳,谁知道呢,总之就是这样。

这是个坑(最后重申)


放张图片

这是@云英於菟 老师改的图,跟妈咪说过了

还有一张网图

OK!完事儿!开始吧!




【马尔科中心】小鸟今天在谁家


重修版


小鸟从天而降1-18



1.

平静的大海,平平无奇的早上,绿发剑士进行每日举铁,红衣船长躺在狮子头上疑似长草,长鼻子狙击手和应急食品嘀嘀咕咕小声窃笑,卷眉厨师优雅的端着锃亮的餐盘立侍在两位美女身侧,本该演奏美妙旋律的骨头架子因为不良发言被橘发美女踩在脚下,半机器人打开胸口拿出一瓶可乐仰头畅饮。


这本该是普通且无聊的一天,喝可乐的弗兰奇视线里出现了什么,他眯起眼睛仔细看,一个小小的黑点,十分迅速的朝万里阳光号砸下来。


小黑点并非是因为距离看起来小,它本身就很小,快要到近前,弗兰奇才看清那是一只青蓝色的小鸟。


小鸟的翅膀稚嫩,无法硬抗坠落时的风压,毫无反抗之力的从空中坠下,弗兰奇来不及多说,咻的甩出一张渔网,将懵圈的小鸟安全救下,放到船上。


弗兰奇的动作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几双眼睛一齐盯住那小小的毛团。


小鸟丝毫没有被抓住的慌张,正努力用翅膀和爪子扒拉渔网,试图拯救自己。老实说,它娴熟的动作让人惊叹,不禁让人思考它是不是经常被渔网抓住,才练就这一身技能。


没有任何人帮忙,仅靠自己挣脱渔网,小鸟骄傲的挺起胸膛,发出奇怪的鸟叫声,“yoi!”



2.


“这是什么东西?”索隆举着超大号杠铃,居高临下,审视的目光仿佛冷血的魔兽,逼人的气势根本不像在面对一只巴掌大的小鸟。


乔巴想起了不好的回忆,向可怜的小鸟投去关怀的目光,却发现对方正仰着小脑袋试图看清眼前的巨人。


他太小了,身体圆滚滚,翅膀小小的收在身体两侧,胸前蓬松的羽毛有一圈奇异的纹路,尾巴尖尖透点金色,小爪子在羽毛底下几乎看不清,站在甲板上,像一团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棉花糖。


察觉到无法看清巨人的全貌,他支开肉乎乎的小翅膀,飞到了绿发剑士的头顶,得以俯瞰船只全貌的小鸟兴冲冲的叫了一声“yoi!”


“这家伙长的挺小,胆子却不小。”乌索普称赞道。


“索,索隆,你千万不要生气,它还小呢。”乔巴赶紧抱住索隆大腿,生怕他一个不爽,把小鸟扔海里去。


罗宾向来对这些小东西感兴趣,看了好一会儿,小鸟飞起来时她看到一些东西,眉毛讶异的挑起,于是站起身来。


“剑士先生,可以让我看看那只小鸟吗?”


“啊,给你吧。”


索隆没有伤害小鸟的想法,看起来就很弱,一指头就能戳死的小鸟让人连凌虐的心思都升不起。但他也没有丝毫怜爱之心的在乔巴惊恐的注视下,一把抓住蓬松的小鸟。


手下奇异的触感让他稍感疑惑,手指揉了揉,不像是柔软的羽毛的感觉,又好像没什么奇怪的,谁知道小鸟摸起来什么样,罗宾还伸手等着,索隆没在意,把小鸟放到罗宾手里。


小鸟在罗宾手上抖了抖被粗暴对待揉乱的绒毛,忽然换了一只温柔的手替他捋顺羽毛。


“yoi?”


小鸟转过身,正对罗宾含笑的双眼,他向前蹦哒两下,表示感谢,“yoi,yoi。”


凑近了,罗宾看清小鸟身前的纹饰,惊讶一闪而过,也不知道她脑子里掀起了怎样的风暴,最后她轻点小鸟的额头,“真是意料之外的可爱呢,你叫什么名字?”


“你在说什么啊,罗宾,它不过是一只鸟,怎么会开口说话呢?”娜美笑道。


罗宾只是含笑看着小鸟像是梳理羽毛,几乎将头埋进胸口,一点一点不知道干什么,有清脆的碰撞声传出来。


“yoi”


娜美惊讶的看到,小鸟咬出一块金片片。


金片片制作的十分精巧,纤薄如纸,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用同样金色的链条挂在小鸟脖子上,上面甚至雕刻字体。这样精美的饰品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的,而且看黄金成色,品质也十分纯粹。


罗宾拿出放大镜,仔细阅读上面的字,看清之后,她松开金片片,青色羽毛奇异的波动了下,藏起了金片片,小鸟期待的在她手心蹦来蹦去,罗宾笑笑,“是有主的小鸟呢,叫做……马可?是吗?”



3.


小鸟呆了下,歪了歪头,没挑出什么差错,便接受了这个称呼,“yoi!”


“看来我们船上来了一位特别的小客人,不过你是否能留下来,还要听我们船长怎么说哦。”罗宾笑着看向狮子头上酣睡的红衣少年。


小鸟疑惑的向前蹦了两下,又看看罗宾。


“只有船长才能决定船上的一切,你也知道的吧。”


“yoi!”小鸟张开小翅膀飞到红衣少年盖在胸口的草帽上。


“yoi”



4.


路飞本来睡得十分安稳,但是天上好像下起了坚果雨,还只砸在一个地方,橡胶明明不该感到疼痛,可那一块却疼得像爷爷掐着他的脸要他早起特训。


嘟囔着“爷爷,让我再睡一会儿……”,路飞勉强睁开眼睛,看见胸前站着一团青蓝色光影,很像玛琪诺给他的甜甜糯米团子。


“啊呜!”


他将甜点一口吞下,糯米团子在嘴里面安静两秒,忽然剧烈的挣动起来,发出闷闷的叫声,听不清楚,撞的他的脸左凸右凸。


奇怪,糯米团子为什么会动啊?而且还不甜。


路飞用力往下咽,身后传来乔巴的尖叫,以及娜美的怒吼,“你这个笨蛋在做什么!赶紧把它给我吐出来!”


飞来的玻璃杯精准的打在路飞后脑,他噗的吐出一个东西,“啊!我的糯米团子飞走了!”


“yoi!yoi!”从他嘴里跑走的糯米团子仓皇大叫,满身口水,扑棱小翅膀慌乱的逃窜,最后一头扎进大海里,连个泡泡都没冒出来就沉了下去。


乔巴捂脸惊叫,“马可!马可掉海里去了!快救救它!”


乔巴抱住山治的腿,卷眉厨师啧了一声,扔掉烟头,入水把晕乎乎的小鸟捞上来。乔巴担忧的接过,索隆递过来自己的毛巾。


“这是什么东西啊?不是糯米团子吗……”好奇的船长凑过来,有些遗憾。


小鸟还没从差点被人吃掉的惊恐中缓过神来,又见罪魁祸首放大的脸近在眼前,吓得叫了一声,身上喷出一团青火,没有丝毫威慑力,反而让它看起来更像一团松软的棉花糖。


路飞不自觉的流下口水,问山治,“这是今天的加餐吗?”


“yo……yoi!”小鸟傻住。


山治看了眼那团拔了毛连塞牙缝都不够的小身板,嫌弃的撇开眼,拎起手里救鸟时顺便抓得一条大鱼,“今晚的加餐是这个。”



5.


听到不会被做成晚饭,僵在毛巾里的小鸟放松下来,乔巴安慰他说大家人都很好,不会伤害你的。


小鸟对这个小只驯鹿十分有好感,“yoi”


橘发女人在他面前蹲下,用毛巾轻柔的给他擦干净,托起到齐平的高度,小鸟不安的收了收小爪子。


清脆的笑声响起,“放心吧,小马可,船上不会有人欺负你的。怎么样,路飞,就先收留它吧,这么小的小鸟,吃不了几口饭的。”


“哦,好啊。”路飞满不在乎的答应。


娜美拨出小鸟脖子上的金片片,离近了看更是能看出这一小块金子的宝贵,绝不是普通人家能做出来的东西,还给了这么一个浑身上下除了可爱挑不出第二个优点的小宠物,要是找到它的主人,说不定还会收获一笔不俗的酬金。


想到这里,娜美目光灼灼的看着一无所知的小鸟,哦不,是可爱的小马可。


小鸟在这样蕴含强烈希冀的视线中瑟缩,连忙叼回自己的金片片,匆忙飞走。


“哎!我还没看够啦!真是的……”娜美失望的叉腰。


“你吓到它了,娜美。”乔巴说完,赶紧跟上去。


“索隆都没吓到它。”娜美无奈。



6.


从娜美手中跑走,小鸟四处张望,看见蓝色的半机器人,小翅膀扇动的更卖力,站到对方头顶,虽说没有那么高,但也很高了,颜色和他也很像,小鸟非常容易满足。


“yoi!”


“super!居然是我得到了小马可的青睐!”弗兰奇惊讶的说。


乌索普点着下巴说,“你们颜色很相近呢,是把你当做同类了?”


“呦吼吼吼,鸟类确实群居比较多。”布鲁克喝着牛奶来看热闹。


“哦,这样啊,和同伴分散很孤单吧,放心!本大爷会关照你的!”弗兰奇说着,掏出一把小梳子,刷刷两下,刷子头拧成一个小小的鸟巢形状。


“哦——!很不错嘛弗兰奇!”乌索普和乔巴星星眼闪烁。


小鸟好奇的在新的小鸟巢中这里踩踩,那里蹦蹦,对这个落脚地十分喜欢,他蹲坐下来,“yoi!”


“呦吼吼吼!看起来小马可先生非常满意呢。”


“太好了,小马可!”乔巴为自己的新朋友感到高兴。


小鸟站在弗兰奇脑袋边低头俯看,犹豫的抓了抓弗兰奇的头发,在几人疑惑的注视中,飞到乔巴角上,没等乔巴笑开来,小鸟又飞回弗兰奇头顶。


“yoi……”


“它怎么回事?”路飞不明所以,左看右看也看不出小鸟想干什么,“是饿了想要吃掉乔巴吗?”


“哎?!!!”乔巴大叫扑向索隆。


“喂!乔巴!快下来,不能呼吸了!”索隆想把跳到他脸上的乔巴揭下来,但乔巴抓得太紧,索隆只能让他转到脑后,坐在自己脖子上。


乌索普吐槽道,“怎么想也不可能是想要吃掉乔巴……”


“yoi!”小鸟清脆的叫了声,圆滚滚的小身子落到乔巴角上,“yoi!”


他高兴的扇扇翅膀,现在是最高了!



7.


“唔……”乌索普似乎明白了什么,“索隆,你把乔巴举高一点看看。”


“什么啊……”索隆不解,但仍是照做,举起手把乔巴举到最高。


又变高了!小鸟兴奋的蹦来蹦去,“yoi,yoi”叫个不停。


“这样啊……是在比谁更高吗?那我也要!”路飞完全理解错了重点,把这当作比赛,燃起斗志,手脚并用的爬到弗兰奇身上,叉腰站直身体,扬起大大的笑脸,“我最高!嘻嘻嘻嘻嘻!”


小鸟为了看他几乎倒仰过去,小翅膀蠢蠢欲动。


“看——我——这——边——”远到模糊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只见船侧长出一条巨大的手臂,手心里站着一副高大的骨架,撑起在空中颤抖的乌索普。


小鸟双眼放光,彻底从乔巴角上掉下去,小肉翅超努力的拍打,稳住了他翻落的趋势,小鸟气势十足的展翅,向乌索普飞去。


“啊!罗宾!你怎么帮乌索普作弊!”乔巴和路飞不满的大叫。


“乔巴!我们也来!一定要比他们高!”


路飞说完,手臂往前一甩,乔巴满脸困惑,“来?来什么?”


柔软的橡胶手抓住乔巴的小鹿蹄,熟悉的不好预感成真了。


“啊啊啊啊啊!!!路飞!!!”乔巴以弧形飞上天空,强烈的失重感让小驯鹿吓得失去色彩。


“大家,吃饭了!”山治在厨房里大声喊道。


“啊,开饭了!”路飞顿时松手,乔巴孤单无助的在风中凌乱。


“喂!路飞,你把乔巴扔出去了!”乌索普慌忙想做些什么,着急的在船上跑来跑去,试图预测乔巴的降落点。


索隆则冷静的站在一旁,见怪不怪的等着乔巴掉下来把他接住。


“yoi!”



8.


意想不到的英雄出现了!


体型袖珍的小鸟英勇的张开翅膀,调转方向,俯冲直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乔巴上方,小爪爪抓住了乔巴的帽檐,他发力了!


“yoi——”


情况和预料有些不同,小鸟的表情在感受到爪爪下的重量时一瞬间空白。


“yoi?”


下一秒,一鹿一鸟相继发出惨叫,笔直下坠。


隔着时间空间,索隆都能感受到那张鸟脸写满的懵逼。


“看来也是只傻鸟。”


两只毛绒绒一齐裹在毛巾里,乔巴很感动,“谢谢你来救我,马可。”


“yo……yoi”



9.


一进门,乔巴找上大吃特吃的路飞,哭诉他的行为对自己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对呼气奥巴哦吼细个月的。”路飞咬着肉含糊不清的道歉,乔巴很好说话,听到他已经道歉,转眼就原谅了路飞。


“不要这么轻易原谅他啊,乔巴。”乌索普无奈。


山治把食物放到桌子上,望着卧进弗兰奇头顶的小鸟犯了难,“不知道这只小鸟吃什么,虫子?还是树果?”


这样想着,山治捡了一颗擦干净的树果来到小鸟面前,“啾啾。”


“吼吼吼,山治君,马可的叫声可不是这样的吼吼吼。”布鲁克优雅的吃了一口蛋糕,然后从下巴漏了出来,掉在膝上铺好的方巾上。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叫声……”


小鸟不愿意吃,山治苦恼的抱胸。不管是什么物种,身为厨师,喂饱要吃饭的人是他的职责。


“为什么不问问他呢?”罗宾笑道。


“对啊,马可很聪明的。”乌索普附和。


“是吗?”山治半信半疑,“你想吃什么?”


小鸟蹦哒两下,落到餐桌上,小翅膀指指罗宾面前一盘精致的餐点,又挪到娜美那边,拍拍装着蓝色果汁的杯子。


“yoi”


山治十分惊讶,一只鸟,吃的东西居然比他们这几个男人还要精致,这是谁家娇惯的小宠物,宠上天了吧?


心中腹诽,山治还是回到厨台前,给小鸟准备。



10.


这边,娜美心道果然是富养的小鸟,眼珠一转,娜美勾起微笑,“小马可,在我们船上吃饭的话,可是要付钱的哦。”


“啊?有这回事吗?”路飞扭头,娜美干脆的往他嘴里塞了一块肉,笑容的弧度没有一丝改变,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小鸟对她眨眨眼,“yoi?”


娜美耐心的解释,戳戳他胸前松软的绒毛,“就是你脖子上挂的小金片~”


听懂了她的话,小鸟震惊万分,显然没想到在外吃饭居然还要付钱!不想交出特意为自己打造的金片片,小鸟悲伤的飞回弗兰奇头上,委屈一团。


“娜美,骗小孩子也太过分了。”弗兰奇叫道。


“娜美,好抠门。”乔巴和乌索普也小声嘟囔。


“哎呀,逗它玩玩嘛。”娜美有些尴尬,她确实只想逗逗小鸟,没想到小鸟这么好骗。


“……等找到你主人再给我也可以啦。”


“yoi?”


“真的,是真的啦,快下来吃饭吧。”


山治端着做好的餐点,放到桌子上,招呼小鸟来吃,“不知道能不能吃完……一不小心就照着正常人的饭量做了……”


他的忧虑在看到光盘子之后散的一干二净,小鸟还没吃饱一样走过来蹭他的手指,想要再来一份。


“怪了,怎么我遇到的净是些能吃的家伙……”山治嘴角抽搐,只得再去给他做。


小鸟连吃两份,满足的和乔巴,路飞瘫在一处,鼓囊着肚子躺在甲板上消食。



11.


娜美确定好航线和天气之后,照例来到遮阳伞下,看着一模一样的三个,笑道,“小家伙不仅挑,还能吃,有灵性又乖巧,娇惯出来的脾气还挺好,真不知道怎么养出来的。”


罗宾挑眉,“不是挺好的吗?非常温馨的画面,今天的风都温柔起来了。”


“是啊。”娜美伸了个懒腰,瞥见罗宾手上的报纸,凑过来看了眼,“咦?这不是两个月前的报纸吗?”


“嗯……是啊。”


“当时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白胡子海贼团居然出现了叛徒,还伤了人,结果立刻被斩杀了,四皇下手还真是狠辣。”娜美唏嘘不已。


罗宾说道,“白胡子海贼团是以家人为纽带维系的海贼团,船长将船员们当作儿子,船员们也都尊称他为老爹。伤害了家人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吧。”


娜美不由得想起贝尔梅尔,露出怀念的微笑,稍微理解了他们的这种感情,“本来以为路飞这种就够任性的了,大海还真是辛苦,要包容这么多无拘无束的人。”


“可是……这样特殊的海贼团,为什么会出现背叛者呢?他们不是家人吗?”


罗宾摇头,“不知道,但是就连至亲之间都会有不同心的出现,何况是那么大的海贼团,背叛了海贼旗的人,理所当然知道自己会为此付出的代价,这就是海贼。”


“他难道不害怕?那可是四皇。”


无论是不是执拗于家人的情感,那可是四皇啊,强大无可匹敌,是让人生不起反抗之心的存在,竟然真的有人敢在他眼皮子下对他所承认的家人动手。


“或许是有人觉得狮子年迈,就可以拔掉他的牙齿,夺取他的地位吧。”罗宾合上报纸,“可狮子终究是狮子,总有人会因为他的仁慈忘记这点,这次之后,怕是那些有觊觎之心的人,也会掂量掂量,不会那么轻易出手了吧。”



12.


甲板上,船长又玩起了新游戏,路飞三人围着小鸟,试图交流。


“乔巴,你不是驯鹿吗?也听不懂马可的话吗?”乌索普问。


“真奇怪,其他的都能听懂的,但马可说话就只能听出它的声音,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乔巴苦恼道。


“是因为他还太小了吧,小孩子说话我也听不懂哎。”


路飞的话让乔巴和乌索普很是赞同,“用小鸟的语言说话,它能听懂吗?”


想到就做,路飞趴在地上,对着小鸟,“yi—oi”


“不对不对,马可应该是尤以才对。”乌索普纠正。


“你说的太重了乌索普,是youi啦。”乔巴说。


“yoi?”这是小鸟。


几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桑尼跟着布鲁克悠扬的小提琴声笑眯眼睛,轻轻摇晃,驶向前方。



13.


午间休息时,因为弗兰奇到船舱修理动力装置,索隆又在睡觉,布鲁克则被路飞拉去染头,小鸟选了半天,最终飞到山治头上。


山治摸出一根烟,夹在手里没有点燃,惆怅的眺望远方,“先问一句,你是公的还是母的?我可不能接受一个雄性踩在我头顶上。”


“yoi?”小鸟听不懂他说的意思,抓着他的头发低头试图对视。


山治把他拿下来放在手里,揉了揉差点斗鸡眼的眼睛,拇指卡住小鸟一条腿,另一只手在小鸟下腹部摸了摸。


“……yoi?!”


“嗯?奇怪,看不出来?”


山治难以相信,他多年的厨师经验,居然连一只鸟的公母都看不出来?!


手指更加放肆的拨弄小鸟柔软的羽毛,呆愣许久的小鸟终于想起来反抗,幼稚的惨叫并不刺耳,平添几分可怜,他不停的扑腾,身上噗噗冒出青蓝色的火焰。


山治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来回倒,“哎?不热……”


山治不信邪的把烟头放在不间断冒出的火苗上,没点着,他的表情顿时耐人寻味了起来,“居然连烟都点不着,你这火有什么用?”


并不知道自己火焰用法的小鸟连被摸光光都顾不上羞恼,整只鸟大受打击,当场石化。


一直以来听到的都是赞美和夸奖,第一次被批评没用,小鸟对自己的鸟生产生了怀疑。



14.


连朋友也救不了的他实在太弱小了,这就是他不能参加战斗的原因吧……


山治眼睁睁看着小鸟忽高忽低飞到索隆头上,布鲁克顶着五彩斑斓到让人分不清颜色的爆炸头挪到他身边,俯身小声在他耳边说,“山治君,不管怎么说,对待小马可还是应该多注意一些,幼鸟固然需要教导,但打击教育是不可用的。”


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连孩子都没有的情况下不得不开始学习正确的教育理念,山治哑口无言。但他自己从小就没有接受过正常的教育,想要从那样过去的经历中提取可用的经验实在太难为厨师了。


毕竟以往他碰上这种肉禽,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处理会更好吃。


小鸟蔫巴巴的趴在绿藻头上,山治收回视线,“你有什么好办法?”


“吼吼吼,幼崽通常都非常好哄,往往只需要分散它的注意力,比如说可以给它喜欢的食物或者感兴趣的玩具,当然真诚的道歉也是必须的哦。”


“布鲁克,你很有经验嘛!”山治惊喜道。


布鲁克谦虚的笑笑,用怀念的语气说,“以前拉布和我们一起航海的时候,也还是一条幼鲸呢。不过鲸鱼本身十分强健,我们也没有特别照顾它,后来拉布能自己捕食之后,还经常帮我们抓鱼呢,那时候还真是快乐啊……拉布……”


山治笑着听他说完,“那我就先试试食物攻略吧,中午看它还挺能吃的,好像喜欢摆盘漂亮的食物,我先去了。”


“吼吼吼,加油啊,山治君。”


没想到一只鸟比美丽的小姐还要难哄,山治按住偷吃的路飞,表达自己的歉意,只得到小鸟恹恹的一声叫唤,蠕动身体把他准备的甜点吃了干净,就把头埋在羽毛里不说话了。


山治犯了难,路飞不满的缠到他身上,要他再给自己做一盘。


乔巴两边来回望,自告奋勇道,“我来,让我来吧!”


“哎?乔巴?你有办法吗?”


乔巴拍拍小胸脯,“让我试试吧。”


想着两个都是小动物,或许有共同语言也说不定,虽说乔巴听不懂小鸟说话,难道交流要靠脑电波吗?嗯……总归比他的效果要好吧。


山治将希望寄托于乔巴身上,去给路飞做点心。



15.


乔巴踩着索隆的胸膛,抱着他的头和小鸟平齐,“马可,你是因为山治说你的火没有用才伤心吗?”


“yoi……”小鸟摇摇头,豆豆眼中满是失落。


“虽然你的火不能燃烧,但说不定有其他作用呢!”


“yoi,yoi!”


听出了小鸟的否定,乔巴有些迷茫,然后他看到小鸟的眼神,那是他十分熟悉的倔强和不甘的眼神,在之前,他也是这样的。


乔巴明白了!


“马可,你是想要证明自己是只有用的鸟,对吗!”


“yoi!”


小鸟站直身体,挺起胸膛,胸口的绒毛好似火焰跳跃,衬得那点纹路越发清晰。


“原来是这样!放心吧,马可!我会帮你的!”


乔巴伸出前蹄与小鸟击掌,小鸟的翅膀就要碰上去,乔巴整个被拎起来,小鸟收势不及,一下子滚下去。索隆一边大喘气,一边接住掉下的小鸟,劫后余生的怒道,“乔巴!你干嘛堵住我的鼻子,差点憋死!”


“对不起索隆,我现在还有点事,你能把我放下来吗?啊,马可也一起。”


“啊?”索隆看了眼手心里小只的一团青,不自觉揉了揉,又揉了揉,才反应过来,把小鸟放到乔巴鹿角上。


小鸟晕乎乎的站好,视线飘过一团绿,抖抖炸毛的羽毛。乔巴跑到路飞面前,刚吃完蛋糕的路飞盘腿坐在甲板上,乌索普正在给他戴爆炸头假发。


“怎么了?乔巴。”乌索普问。


“路飞!你知道怎么让小鸟变强吗?”


“哦?”路飞的表情变了,他不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他正襟危坐,两手按在膝上,眸光沉稳,气势非凡。


“想要变强?”


他的目光落到马可身上,小鸟一激灵,挺胸站好,“yoi!”


“很好,不错的气势,那就允许你接受考验。只要完成考验,就能变强。”


“yoi~”他坚定的话激励了小鸟,内心充满期待,崇拜的看着路飞。


“乌索普!”


“在!”


“拿我的鱼竿来!”



16.


“啊?哦哦……是!船长!”乌索普站直敬礼,很快把鱼竿拿来,他心中奇怪,但一个合格的船员,应该百分百信任他的船长,乌索普有着高度的职业操守。


路飞一本正经的用鱼线栓住小鸟的腿,将鱼线缠进滑轮里。


“yo……yoi?”小鸟感觉到了危险,后退一步。


路飞站起身,表情坚毅,抻线,甩杆,一气呵成,鱼线哗哗哗放长,小鸟咻的飞出去,“yooooooi——!!!!”


小鸟的惨叫由近及远由远及近,钓线瞬间用完,小鸟堪堪停在海面上一公分,魂儿吓得飞出来。


“马可!!!”乔巴尖叫 差点跳下去救他,乌索普一把抱住他。


乔巴挣扎无果,只能朝路飞大喊,“路飞!快把马可救回来,它会被当作鱼儿吃掉的!”


“乔巴。”乌索普严肃的冲他摇头,目光是属于男人的成熟与沧桑,“这是马可的试炼。”


“马可!你不是要变强吗!”路飞对不断挣扎的小鸟吼道。


小鸟如遭雷劈,泪眼汪汪,路飞的身影在他看来有如圣光照耀,声音如空谷回响,“飞起来吧!马可!克服恐惧!挣脱束缚!相信自己!你可以征服大海!”


“yoi!”小鸟甩掉眼泪,充满信心的回应,扑棱翅膀努力飞起来。


海底浮上一块巨大的黑影,悄无声息,张开一张巨口,尖利的牙齿咬破水面,割断细细的鱼线,将刚树立信心的小鸟一口咬下,就要潜回海底。


路飞背后的圣光一下子被恶魔取代,拳头带着极致的怒火,挥向胆敢伤害他朋友的海兽,“你这个家伙!居然敢吃掉马可!快把它给我还回来!”



17.


拳头击中海兽的牙齿,破开一个洞,伸进海兽嘴中,“在哪里!马可在哪里!”


“眼花缭乱。”罗宾出手了,“路飞,在右前方,往前伸,抓住。”


根据罗宾的指令,路飞一下子就找到了小鸟,把他救回来,捂在胸口,另一只手挥出残影,“橡胶——手枪!”


海兽吃痛,翻搅海水,眼看巨浪吞没桑尼号,弗兰奇一发风来喷射,狮子头船飞向高空,脱离险境。


小鸟在路飞胸口不停的发抖,还没有从惊吓中回神,尽管如此,小鸟仍旧没有放弃变强的训练。


他跟着索隆举铁,想要练出和索隆一样的肌肉还有力气,索隆看了他一眼,体贴的给了他一个乔巴玩偶,比小鸟大一点,让他抱着举。


小鸟非常努力,举了三个。


索隆摇摇头,“我这里不适合你。”


小鸟于是跟着山治学习腿技,奈何整只鸟抖得像上了发条的毛绒玩具,被山治给他准备练习的面团包成了白面团子,遗憾离场。


布鲁克自告奋勇,教小鸟用美妙的歌声迷惑敌人,在他们醉心音乐的时候一击必杀。听小鸟平常的叫声稚嫩清脆,唱歌的话也差不到哪里去。


布鲁克相当自信。


激昂的摇滚乐伴着稚嫩的小鸟叫声,显得不伦不类,格格不入。布鲁克为人师的热血还没有燃起就已经破灭,失落成一堆骨头渣,小鸟还要一口一块骨头把他恢复原位。



18.


“你们真是够了!”娜美实在看不下去,把拼骨头的小鸟托起来,瞪了眼出了一堆馊主意的众人,叹了口气,换上笑容,认真的对小鸟说,“马可,每个人擅长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索隆剑术很好,山治腿技一流,布鲁克的摇滚震撼人心,不用学会使剑唱歌,你有自己的优点,你是一只鸟啊,飞行才是你的本领。”


“yoi!”小鸟听完,翅膀扇扇。


娜美肯定的点头。


小鸟重拾信心,头也不点了,腿也不抖了,张开小翅膀飞离娜美手心,豆豆眼亮晶晶,娜美被他可爱到了,笑起来说,“对,就是这样……”


话没说完,一阵大风吹来,小鸟顿时像个气球一样,咕噜噜滚远,掉进罗宾茶杯里。


娜美咬牙扶额。


“马可!”万里阳光号上再次鸡飞狗跳。



罗宾手记:


海圆历1520年,天气晴朗,船上来了一位特殊的小客人,记录如下:

姓名:■■■

昵称:马可

喜欢呆的地方:高处(补充:似乎是习惯站在某人的头顶,推测身高6-7米)

性格:活泼,好奇,乖巧(补充:轻信)

物种:嗯……这个暂时就保密吧

状态:有主

其它:待发现


最后补充:

优点:飞行

缺点:飞得不行




评论(141)

热度(760)

  1. 共7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